耸的成语嘉定三屠真凶李成栋 死后被明朝追谥“忠烈”

历史古迹 2021-02-25187未知admin

  清顺治二年(15年)闰六月,清军“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”的剃发令逼得嘉定揭竿而反,公推黄淳耀、侯峒曾为首领领导抗清。李成栋率领五千辫子军前往,嘉定拼死抵抗。至8月24日,李成栋借暴雨夜暗之机用炸开城墙,攻陷嘉定。由于其弟在此前的一江伏击战中被杀,心怀报复的李成栋屠城。史载:“市民之中,悬梁者,投井者,投河者,血面者,断肢者,被砍未死手足犹动者,骨肉狼藉。”(朱子素的《嘉定屠城略》)“刀声割然,遍于远近,乞命之声,嘈杂如市”(魏斐德《洪业—清朝开国史》),清兵“悉从屋上奔驰,通行无阻。城内难民因街上砖石阻塞,不得逃生,皆纷纷投河死,水为之不流。”见年轻貌子,则“日昼街坊当众。”对不从者,“用长钉钉其两手于板,仍逼淫之。”(朱子素的《嘉定屠城略》)把美丽的江南小城变成了一个。大肆近三万人后,辫子军带着的三百余大船金银珠宝撤离嘉定。此为嘉定一屠。

  几日后,义士朱瑛免于屠戮的周遭两千余人,重夺嘉定,杀,斩清(派之)官,还出其不意地伏击了李成栋的一支小分队。的李成栋即刻回师嘉定,一砍杀,城外的葛隆、外冈两镇居民皆被杀光。杀到嘉定城里,时值夜半,许多居民在梦中即命丧。李成栋还觉得不解气,又令兵丁把堆积如山的尸体纵火焚之,然后才扬长而去。此为二屠。

  二十多天后,南明总兵吴之番又率余部猛攻嘉定,得到周边响应,顷刻间,把城内清军杀得大败而逃。李成栋不得不第三次回攻嘉定。吴之番所率军民终究没能抵挡住李成栋悍军的反扑,嘉定再次失陷,吴之番力战而死,手下数百兵卒和刚刚逃到嘉定避难的近两万百姓悉数被杀,一时间城内血流成河。是为三屠。朱子素在《嘉定乙酉纪事》结尾写道:“以予目击冤酷,不无记,事非灼见,不敢增饰一语,间涉风闻,亦必寻访故旧,众口相符,然后笔之于简。后有吊古之士,哭于凄风惨月之下者,庶几得以考信也夫。

  明末官军战斗力的脆弱,无论在对满洲贵族的战争中,还是在农民起义的过程中,都可以举出大量的,这里就不细说。只附带谈一下家丁和亲军的问题。明后期,将领士卒粮饷是一个极其普遍的现象。

  他们用脧削所得,过着花天酒地的糜烂生活,且向兵部官员、太监和纪功御史等人行贿,营求升迁或。这就决定了他们同士卒的矛盾必然,平时摩擦甚多,战时更不可能做到上下齐心。将领们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和地位,采取了自养家丁的办法。他们把来的钱财拿出一部分,一小批经过挑选的士兵,给予较好的生活待遇和马匹器械等装备。将领即便革职离任,家丁也依旧由他们带回原籍供养。

  这样,到了关键时刻,家丁就成了将领的王牌或逃命的盾牌。戴笠曾经指出,明朝边将“一万额兵,止有六千,以四千为交际、自给、养家丁之用。沿袭既久,惟仗家丁以护遁、冒功,而视彼六千为弃物。弃物多而家丁少,终不能以御敌。”可见,家丁制度是明朝后期军政情况下出现的一种畸形产物,它标志着官军逐渐由整个地主阶级的力量,成为将领们谋取个人的工具。

  明末的兵变是集团危机的一个重要表现。万历以来,军队由于缺饷而哗变的事件已时有所闻。天启年间,福宁、耸的成语杭州等地也先后发生兵变,还有援辽军队哗变于玉田县的事。

  崇祯年间,情况更为严重,以至于“饥军哗逃,报无虚日。”(70)如元年七月,辽东宁远官军缺饷四个月,士卒们枵腹难,群起哗变。辽东巡抚毕自肃、宁远总兵朱梅都被叛兵,“棰击交下”,毕自肃惭愤自尽。又如二年底至三年初,山西勤王兵哗于近畿,甘肃勤王兵哗于安定;崇祯八年,川军哗变,总兵邓玘被火焚死;崇祯九年,饥卒因缺饷而哗变,巡抚王揖被杀(71)。这仅是其中比较典型的例子。

  哗变的兵丁有一部分参加了农民起义,由于他们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,对于提高农民军的作战能力起了一定作用。

  明末官军纪律的,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。耸的成语如史籍中所说,“今官兵所至,动以打粮为名,劫商贾,搜居积,女,焚室庐。小民畏兵,甚于畏贼。”(72)崇祯八年,户部尚书侯恂给陕西三边总督洪承畴的信里说:“贼来兵去,兵去贼来。贼掠于前,兵掠于后。贼掠如梳,兵掠如剃。总督之令不能行于将帅,将帅之令不能行于士卒。今日之事,其何以济!”

  军纪的一个重要表现,是所谓“杀良冒功”。明朝廷为了鼓舞士气,立下了赏格,斩首一级赏银三两,后来又增加到五两;将校也以获级多寡行赏。于是官军往往对的平民。如天启四年,耸的成语蓟辽经略孙承在谈到辽东官军滥杀时指出:“甚至喑哑孤儿,立杀受赏。”(74)崇祯四年,陕西副总兵赵大胤在韩城,“报斩贼五十级、而妇孺之首三十有五。”(75)五年,山西兵追剿起义军进入河南,“其将使县令报功。令曰:’无首级何以报?‘将曰:’易耳!‘少顷,进千级,其中有庠士八十余人。”

  崇祯十一年,清兵深入畿辅,退出后,明总兵王朴纵兵斩居民首冒功。时人钱天锡作《哀庆都》云:“各携利刃争相逐,函首忙报将与督。哄然攘臂受赐金,屠尽一家与九属。”(77)在河南商邱,甚至出现官军追杀平民,口称“借脑袋献功”(78)。官军的纪律不仅给广大群众带来极大的灾难,就连地主、官绅之家也往往受到他们的侵害。因此,在明末以至奏章中,’贼梳兵篦“之类的说法屡见不鲜。这正是后来李自成起义军提出”剿兵安民“口的背景。

原文标题:耸的成语嘉定三屠真凶李成栋 死后被明朝追谥“忠烈” 网址:http://www.jiangxipiaoliu.cn/lishiguji/2021/0225/26252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江西漂流历史网 www.jiangxipiaoliu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